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盛宠二婚慢慢攻妻路 LOLI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SM 连载中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盛宠二婚慢慢攻妻路 LOLI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SM

时间:2020-03-08 06:03:40 分类:婚恋 来源: 作者:慕溪 主角:易轻尘,易母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是慕溪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精彩章节节选: 氛围正尴尬,易轻尘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接通电话,却在一瞬间神色大变,说了句我马上来,挂掉电话就开始穿衣服。 “出什么事了?”我也跟...

精彩章节试读:

氛围正尴尬,易轻尘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接通电话,却在一瞬间神色大变,说了句我马上来,挂掉电话就开始穿衣服。

“出什么事了?”我也跟着忐忑不安。

他系好皮带,赤着上身扳过我的肩,“迦音,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事,你说。”我紧张不已。

“我这些天之所以不在是我外婆病重住院,今天她好不容易清醒了,说要是不能看到我成家,她死都不能瞑目,所以我才来找你,希望你能帮我满足她的心愿,刚刚医院来电话,外婆快不行了……”

我犹豫了好半会,想拒绝,但看到易轻尘热切的眼神,我不忍心拒绝他对他外婆的一片孝心,再者我前不久才经历过丧母之痛,天人永隔的遗憾我深有体会,就算是为了圆一个老人临终的愿望吧,我咬咬牙,“我跟你一起去。”

我们赶到医院,易轻尘外婆已经进了抢救室,门外有几个人在守着,我一个也不认识。

看到易轻尘过来,一个穿高档皮草,化着浓妆的中年妇人最先迎上来,问易轻尘跑哪去了。

易轻尘理都没理她,牵着我走到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面前,问道,“爸,外婆怎么样了?”

原来是易轻尘的父亲。

“还不清楚。”易父回答完易轻尘,看了我一眼,微微皱眉,“这是谁?”

“我老婆!”易轻尘回答。

“你说什么?”先前的女人一下子冲过来,强行分开了我们,厉声道,“你什么时候有了老婆,你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找个阿猫阿猫做老婆?”

说完用一双粘着假睫毛的眼睛上下打量我,撇着大红嘴唇不屑道,“你谁呀你,打哪土堆里冒出来的,一脸的穷酸样,也配得上我儿子,又是个想钱想疯的,快走,快走!”

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被一通挖苦,虽知道自己是假冒的,心里还是隐隐作痛,我自知配不上他,但我没想到自己在别人眼里如此不堪。

易轻尘揽着我的肩把我搂进怀里,漠然对他妈说道,“这话我不想再听第二遍,否则后果自负!”

“你!”易母顿时涨红了脸。

“轻尘,你妈说的过份了些,但不无道理……”易父说道。

易轻尘还没出声,旁边另外一个年轻些的女人突然大叫一声,“啊,我想起来了,她就是照片上那个为了表哥闹离婚的女人!”

“对对对,就是她!”一个年轻男人跟着附和。

易轻尘的亲属顿时炸开了锅,易母气得直跳脚,“原来是你,你知不知道你害我们家股票都跌了……”

“你再多说一句,以后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易轻尘慢悠悠说道,习惯性地用拇指压了下中指,骨节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只是一句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话,易母却似很害怕,悻悻地把没说完的话憋了回去。

“其他人也一样,我的事不用你们多嘴,多嘴的下场是什么你们心里清楚。”易轻尘扫视着那些人,更用力地搂住我,“管好自己,别找不自在!”

易轻尘的气势太过迫人,一众人都噤了声,大气都不敢喘。

我也有点窒息,但是为了给易轻尘撑面子,还是强作淡定。

人家都说豪门多狗血,估计他家也是好大一盆狗血。

也许他私底下并没有他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光无限,从容淡定。

四周静得让人尴尬,好在没过多久,抢救室的门开了,有医护人员出来叫人,“患者要见易先生!”

“陪我进去好吗?”易轻尘小声问我。

我点点头,他牵着我往里走,后面却又闹起来。

“凭什么只叫轻尘进去,我还是她女儿呢,我也要进去!”易母大呼小叫,完全不像个有修养的贵妇。

“对,我们都要进去,万一老太太死了,这可是最后一面。”另一个比易母稍老些的女人说道。

然后呼呼啦啦全都挤进来了,仿佛把抢救室当成了打折的超市。

易轻尘又想发火,但最终忍下了,无奈一声叹,拉着我往手术台走去。

手术台上躺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在氧气罩下虚弱的呼吸。

“外婆,是我,轻尘!”易轻尘上前握住她的手,眼圈就红了。

老太太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笑了笑,目光移到我脸上。

“对,外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儿。”易轻尘把我往前推了一下,我赶紧弯腰叫了一声外婆。

老太太打量我许久,又笑了笑,指着氧气罩示意让给她摘了。

医生过来帮她摘下,她费劲地抓住我的手,说道,“好,一看就是个踏实的,我的尘尘有眼光,找了个外婆喜欢的。”

“切!”后面发出不屑的声响。

好在外婆并没有听到,又说道,“姑娘,请你一定要对尘尘好,他是个苦命的孩子……”

“妈,你这话说的,他怎么苦了,他现在不比谁都……”易母插嘴道。

“你闭嘴!”易父压着嗓子斥责她。

老太太目光黯淡了一下,似乎很伤心,我赶紧叫她,“外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轻尘的,我给他做饭,洗衣服……”

“还要生个娃……”老太太接口道,“生个娃,你们两个好好养,别让娃跟他一样苦……”

“……”这个就有点尴尬了,我忍不住抬头看了易轻尘一眼,易轻尘特别深情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说道,“外婆你放心,我们会生好多个。”

“是,现在不就已经喜当爹了吗?”易母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易父忍无可忍,拖着她就往外走。

“你放开我,我不出去,***遗产还没说给谁呢!”易母大声喊道,随手一扒,不知道扒倒了什么,乒乒乓乓倒了一地。

老太太气得脸色发紫,指着她说了好几声“你,你,你……”然后一口气憋在嗓子眼,两眼直翻,易轻尘吓坏了,大声叫医生。

医生立刻分开众人施行抢救,但是已经无力回天,老太太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外婆!”易轻尘哽着嗓子喊了一声,那压抑的悲痛让我心颤。

“妈,妈,你怎么就死了,你还没给我们分家产呢!”易母扑过来摇晃老太太。

“妈就是被你气死的,你一分钱也别想分!”那个老些的女人说道。

“你胡说,都是女儿,凭什么我不能分!”易母跳着脚喊。

我看见易轻尘紧蹙起的眉头,显然他烦躁于病房中的吵闹,但依照他沉稳的性格应该会克制隐忍吧,但他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他终究还是爆发了,冷焰说道:“全部给我滚出去!”他徒然拔高的音量将在场的人全部给震慑住了,没人敢吭声半句,我隐隐约约中看见他眼眶处有温热的泪水,他控制着情绪:“外婆尸骨未寒你们却争家产,你们这么做对得起外婆吗?!”

易轻尘暴怒起来的样子如来自地狱的修罗,亲戚们在他骇人的目光下一步步退了出去。

易轻尘对他外婆一定有特别深的情感,再多安慰的言语不过徒劳,我能给予他的是给他一片安静的空间让他独自一人舐舔伤口,我打算跟着那些亲戚一起出门,可我的脚步刚一动,他长臂一伸把我拉入了他的怀中,他的脸埋在我的肩窝处,一动不动,未言半句。

不多时,我感觉到我的肩窝处有温热的液体滑落,我的身子微微一僵。

易轻尘哭了。

我以为他是钢筋铁骨屹立不倒,却原来他也有脆弱的时候,我心生恻隐之心,双手回抱住他,轻拍他的背,像妞妞住院时他安慰我一样。

过了许久,他直起身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神情淡然,目光冷寂,说话的语气没有起伏,“走吧,我送你回去。”

“外婆怎么办?”我问道。

他没吭声,拉着我出来,对他父亲说道,“爸,你先帮我顶一阵,我很快回来。”

“去吧!”易父点点头,没说别的。

易母又要说话,被易轻尘一个眼神制止了,“想要钱就老实点!”然后拉着我大步而去。

“其实我可以自己回去……”上车的时候,我迟疑了一下。

“你太低估我妈了,没有我,她不会让你顺利到家的。”易轻尘拉开车门,等我上车。

我暗吸一口冷气,心想他妈到底是什么人啊!

“那什么,股票下跌的事真的很抱歉……”坐在车上,我想起这事,向他表示歉意。

“股票涨跌很正常,凑巧而已,于你无关。”

接下来一路沉默,他把我送到楼下,看着我上楼才离开。

我一夜辗转,无法入睡,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睡着了,要不是闹钟响,上班都迟到了。

今天是试用期最后一天,如果我再卖不出去衣服,就真的没戏了。

我有点泄气,真想干脆不去了,但是想想妞妞,想想我们以后的生活,还是决定再试一次,强打精神去了店里。

快到中午时,因为徐红的使坏,我还是没卖出去一件衣服,店长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

我已经做好了脱衣服走人的打算,陈蔓忽然挽着李腾达进来了。

本书标签: 婚恋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盛宠二婚慢慢攻妻路 LOLI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