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极品小娇妻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军婚大叔的小娇妻 大叔受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全文阅读 已完结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军婚大叔的小娇妻 大叔受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全文阅读

时间:2019-11-30 06:02:34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受伤的追梦者 主角:林文静,冯小军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由网络作家受伤的追梦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文静,冯小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林文静没有还手,即使是脸上,胳膊上被打的青一块,红一块。她还是没还手。小军只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她认为就算真的打她几下,也疼不...

精彩章节试读:

林文静没有还手,即使是脸上,胳膊上被打的青一块,红一块。她还是没还手。小军只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她认为就算真的打她几下,也疼不到哪里去。而且婆婆是被自己活活气死的。她——该打!

其实,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冯小军,他,是二狗哥的孩子,无论如何,她绝不会打他一下的!

林文静摇摇晃晃地从地站起来,她用手拍拍身上的尘土,猛然间,她发现自己脖子里的那条金项链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衣服外面了。那条金项链在太阳的余晖的照耀下仍然是光鲜亮丽!林文静轻轻地用手摸着那冷冰冰的金项链——那是二狗哥花了一万块钱买给她的。一万块的血汗钱!二狗哥要给人家被整整一年的水泥!扛上一袋水泥走一圈就让人累个半死!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天,二狗哥得天天累死累活地干三百六十五天,才能买的起如此珍贵的金项链!可是这么珍贵的东西,却戴在她的脖子上!

林文静失声痛哭:“二狗哥!”是悔恨!是感激!还是难过。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小军看着泪流满面的林文静,冷冷地讽刺道:“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也会哭!”也不知怎么的,看到林文静失声痛哭,冯小军竟然觉得这一幕挺感人的!虽然他嘴上说话刻毒,可是他对林文静的怨气倒是少了许多。

一个人难受的时候,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影响不大,或者说不管冯小军怎样冷嘲热讽,林文静都无所谓!小军还是个孩子,再难听的话说出来,那也是童言无忌,她跟本不屑于跟一个孩子斤斤计较。

“林文静!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家,我要你跟奶奶磕头认错!”冯小军咬牙切齿地说着,林文静是他父亲的老婆,以前他就从来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但是却没有像今天这样直呼其名!他承认,她的菜烧的好吃,衣服洗得也很好。每天放学后,他的被子早就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地放在床上,当然不用说,是林文静干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林文静的态度也在慢慢好转,可是,当他得知自己的奶奶被这个女人活活气死时!所有的好感全部化为乌有,留下的全是怨恨!他甚至想把这个女人大卸八块!不过,他更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这莫做!

回家?认错?她已经伤透了二狗哥的心,虽然她十分愿意回去解释清楚,可是双腿却在此时此刻如此沉重!她跟本不想再往前挪动一步!

“你怎么还不走!”冯小军厉声呵斥。

走,还是不走。成了摆在林文静面前的一道难题。天渐渐黑了,莫名的让人有一种想要回家的冲动。就连那盘旋在天空的鸟儿也都陆续返回了林子,整个小路上空荡寂寥。看着满脸怒气的冯小军,林文静的心慌了。她从冯小军的眼神里看到了憎恨!

就是憎恨!那是一种面对仇人才会有的神情。难道他把他当仇人?她可是天天为他们家洗衣做饭铺床叠被啊!就是请个保姆也要付工钱吧!可是她从没要过一分钱!忽然,林文静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林文静啊林文静,你害死了他的奶奶,能不是仇人吗?

回去,就回去吧!她也想看看冯家人会如何处置她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她深深叹了口气,慢慢抬起头,流光波转的眸子变得深邃了许多。她向冯小军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说:“我们走吧。”

冯小军惊讶地看着林文静,他没想到林文静就这么轻松地妥协了,他以为林文静会跑掉。他皱了皱眉头:这个傻女人!

看着毫不犹豫地向前走的林文静,冯小军忽然觉得哪里不太舒服,他冷冷地跟上来,冰冷地说:“你真的要回去,难道你不清楚回去会发生什么吗?”

林文静冷笑一声:“不是你要我回去的吗?怎么,要反悔?”

冯小军被噎了一下,虽然他痛恨她,可是现在的冯家对于林文静来说就如同鬼门关,真要回去的话,林文静会被一家人生吞活剥了的!内心深处的不忍油然而生,他快速走到林文静前面,伸出手拦住她的去路:“你走吧!有多远走多远,就当我没看见。”

林文静笑了,笑得很平静,但是那平静里却满是凄楚和不在乎:“我不会走的,我只会回到冯家沟,我要看看二狗哥会怎么惩罚我这个杀害他母亲的凶手。”

冯小军怒了,他气呼呼地骂道:“林文静!你这个傻女人,你就是天下最傻的傻瓜!”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榆木脑袋的傻女人!家里的活儿抢着干,落了埋怨只知道傻傻地笑笑,别人拿她出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人冤枉了也只是忍着,好像她生来就是让别人用来出气的!奶奶刻薄了她多少回,冯小军怎会不知!只不过他气她取代自己母亲的位置!可是他知道她委屈!只是他懒得过问。

路上,冯小军还是开口了:“你为什么把奶奶气死?”

林文静想说:“我——是,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以后会给你解释的。”

冯家到了。林文静进去了,冯小军在后面跟着。那白得一尘不染的白绫已经高高悬挂在堂屋的大门上面,大门的中间贴着蓝色的纸,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哀”字,蓝纸黑字,格外的醒目!屋里屋外已经挤满了人,他们三五成群地热烈讨论着老太太的后事。村长扯着嗓门给来人分配任务。堂屋的门口正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口大棺材,老太太已经放进去了,棺材盖却没有钉上。棺材的前面紧挨满口的位置有一个瓷碗,里面放着香油,香油的中间是一条二十厘米左右的白色棉线绳,那线绳慢慢的燃烧着,棺材的右边跪着冯二狗,他头缠白布,身穿孝服,泣不成声。冯二狗的后面是冯大狗,再往里面就是苗秀秀,还有冯英子和冯亮,以及其他的一些近亲。

屋子里灯火通明。林文静继续慢慢往前走,可是屋里屋外立刻就变得鸦雀无声了。大家瞪着眼睛张大嘴巴看着林文静,他们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害死自己婆婆的罪魁祸首竟然还敢回来!

忽然,一个体态稍微丰腴的脸上有几颗麻子的大娘尖叫道:“你这个狐狸精,害死自己的婆婆,咋还有脸回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纷纷指责林文静,有几个气不过的嫂子已经跑到林文静面前一巴掌一巴掌的朝林文静身上招呼,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院子里已经挤满了,院子外面也是里外三层,将院子团团包围。

就这样,屋里是哭声,屋外是打骂声,一切都是闹哄哄的。人也打了,气也出了,在村长的劝说下,大家才慢慢安静了下来。看热闹的人也渐渐离去。村长安排完明天的事情,带着大家伙也离开了。

整个院子里只有林文静颤颤巍巍地站在院子里。堂屋里,冯大狗和苗秀秀起身离去,只剩下三个孩子和冯二狗。冯二狗抬起头看着林文静,林文静的目光正好对上,四目相对,却没有意思的感情。

林文静一步一步往堂屋走着。身上的疼痛好像根本就没有那么重。等到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刺破了他的耳朵,就连她的骨髓也刺破了。

“你还不走!”这是冯二狗说的,没有一点感情色彩,比寒冬腊月的天气好药冰冷的一句话。声音很平和,没有咆哮,却很有力度。让人仿佛掉进了冰窟里。

林文静看着面无表情地冯二狗,虽然努力控制,可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那眼泪很热,是滚烫的,慢慢落到嘴角,用舌头一舔——咸的。还略带一些苦涩。她不知道如何开口。因为她的心都碎了。时间一分一秒地往前走着,她静静地站在门口,不说话,仿佛雕像一般!

夜是静悄悄的,屋子里也是静悄悄的,院子里也是静悄悄的。忽然手机响了,里面放着《桃花朵朵开》的音乐。

“枝头鸟儿成双对,情人杏花开。哎呦哎呦,你比花儿还美妙。叫我忘不了”这是一支欢快的曲子,可是此时此刻却是林文静的心更加的难过。

她还会跟他成双对吗?林文静把手机关了,她怎会有心情接电话!

抬头看看天,又黑又蓝的。终于,她不再沉默:“二狗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们做饭。”借口,一个既尴尬又不尴尬的借口。

冯二狗缓缓站起来,脸上带着让人琢磨不定的笑容,忽然,他的脸色一变,冰冷的目光直接迸射到林文静的眸子里:“吃饭!要是你妈死了,你吃得下去吗!”一种几乎是喷火的声音响起来。

林文静身子一震,差点摔倒。她心里一凉,可是仍是强作镇定地小心翼翼地说:“二狗哥,你这样不吃饭,身体会吃不消的。”

冯二狗笑了,那是一种厌弃她到极点的笑:“林文静,办完我娘的丧事,咱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离婚,她想过他可能会说,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可是,当那两个字飘进她的耳朵里的时候,她还是没法让自己不去难过!

他已经不愿再跟她多说一个字。

“二狗哥,婆婆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因为婆婆她羞辱我,大骂我,可是我并没有还手,是她自己跌倒后,气的吐了血,不是我害的!”

林文静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嚷着,她想解释给他听,或许他知道真相会原谅她。可是,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他果真不愿再跟他多说一句话!

不知怎得,林文静一阵眩晕,终于她支撑不住,重重地摔倒在院子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

本书标签: 现代言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军婚大叔的小娇妻 大叔受 大叔的极品小娇妻全文阅读